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知网! [ 登录] [注册]
文学博览|诗歌及韵文|小说|散文及杂著|戏剧文学|曲艺|报告文学|民间文学|儿童文学|少数民族文学|美术摄影|音乐舞蹈|工艺美术|表演艺术|综合文艺
数据加载中......
谈《桃李无言》及其他
宣梅 ; 安徽新戏 1998 年 06 期
<正>年青剧作家何成结搁笔不写戏剧,好像已有数年了,近在《安徽新戏》(98年4期)读到他的新作《桃李无言》,顿感“士别三日”即当“刮目相看”,不觉脱口而出:“这是一部很好的喜剧。”理由何在:一曰,它富有喜剧性冲突,观众爱看,剧场效应好;那些来自生活海洋中的诙谐幽默,读时能让人忍俊不禁发出微笑,若是登台演出,必会引起观众哄堂一笑与叫好的掌声。这笑声掌声,便是最具权威性的卓越剧目的鉴定书。二曰,剧本既热烈而真挚的讴歌了真善美,更尖锐无情地批判了社会生活中的丑与恶。把可笑之人、可笑之事,曲折淋漓、尽情尽事的暴露给人看,达到了柏格森所谓的喜剧“社会功利的目的”。三曰:结构流畅,一波三折,高度的提炼,强烈的夸张,自三场以后,更为波翻浪涌,不可遏止,每一场均引人入胜,使人击节;尤其是第七场,戏剧性的矛盾一个接一个,曲折荡漾,恣意披离,诡谲之至。有此皇皇者三,岂可能不为之叫好! 或曰:“《桃李无言》,戏虽有戏,也会有很好的剧场效果,只是题材不受欢迎。”“何也?”“与主弦律不太和谐。” 此论不确。人类为何需要艺术?就是要求艺术对人类有所贡献。如:娱乐人,帮助人从禁锢中解放;鼓励人向上,充分发挥人的创造力,警戒堕落。我们的文学艺术要为人民服务,为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服务,?(本文共计 2 页)
查看全文
关于我们 CNKI荣誉 版权公告 客服中心 在线咨询 用户交流 用户建议

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京)字008号
© 2022 中国知网(CNKI)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875号
《中国学术期刊(光盘版)》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
KNet平台基础技术由KBASE 10.0提供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