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知网! [ 登录] [注册]
时政杂谈|财经理财|家居装饰|人文精神|人物巡礼|文化交流|服饰美容|我爱我家|家庭收藏|数字生活|文粹欣赏|法制天地
数据加载中......
母亲是一味药
寒星 ; 幸福家庭 2018 年 09 期
<正>界沟围着村庄,像金箍,镶嵌着萱草,那些黄花犹如紧箍咒,风一吹,就痛了时光。村庄老了,只剩些老迈者,"放牧"着孙儿——他们也像极了萱果,有翅,迟早要飞走。大门紧锁。问戏耍的孩子:"我妈呢?"他们很困惑:"你妈是谁?"我怔住,不知如何回答。"他妈是我,火子娘!"母亲回来了。孩子恍然大悟,但他们仍不认识我——火子。母亲其实不叫火子娘。但叫什么呢?除了喊了30年的妈,我真想不出她的名字。陪母亲择菜。村庄里,菜叫黄花菜。《骈雅》里,叫宜男、疗愁;《本草纲目》里,叫萱草。《诗经》里,叫谖草。如这般择着,母亲的一生,恍惚迎面走来。(本文共计 1 页)
查看全文
关于我们 CNKI荣誉 版权公告 客服中心 在线咨询 用户交流 用户建议

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京)字008号
© 2022 中国知网(CNKI)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875号
《中国学术期刊(光盘版)》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
KNet平台基础技术由KBASE 10.0提供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