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知网! [ 登录] [注册]
时政杂谈|财经理财|家居装饰|人文精神|人物巡礼|文化交流|服饰美容|我爱我家|家庭收藏|数字生活|文粹欣赏|法制天地
数据加载中......
聂家与康家:恩怨十九年
; 中国新闻周刊 2013 年 26 期
<正>得知聂树斌已被执行死刑,张焕枝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讨要儿子的骨灰。1995年五一前后,张焕枝骑上自行车,从鹿泉来到石家庄中院,直接找到主管聂树斌案件的孟姓法官。"孟法官,前两天枪毙的人里是不是有我儿子?"张焕枝问得很客气。"有。""你们把人枪毙了,尸体都放在哪?"张焕枝又问。"都一块儿拉到火化厂了。"强压委屈与愤怒的张焕枝突然急了:一块拉到火化厂?我还要我儿子骨灰呢!孟法官这才从办公桌上侧过身,看了她一眼,"哎,你怎么还要你儿子骨灰呢?"听了这话,张焕枝不知如何是好,她大声和孟法官理论:"我就是要我儿子骨(本文共计 5 页)
查看全文
关于我们 CNKI荣誉 版权公告 客服中心 在线咨询 用户交流 用户建议

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京)字008号
© 2021 中国知网(CNKI)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875号
《中国学术期刊(光盘版)》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
KNet平台基础技术由KBASE 10.0提供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