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知网! [ 登录] [注册]
文学博览|诗歌及韵文|小说|散文及杂著|戏剧文学|曲艺|报告文学|民间文学|儿童文学|少数民族文学|美术摄影|音乐舞蹈|工艺美术|表演艺术|综合文艺
数据加载中......
无题
杨川 ; 边疆文学 2002 年 11 期
<正> 夏天,我坐在拥塞的窄屋里,守着我的两台电脑。一台做VCD,一台上网。在蚊子的骚扰中渡过许多的夏夜。冬天,我烤着火炉,还是坐在这窄屋里,让生命的时光在冬夜流去。偶尔出门,我发现云南的冬日晴天非常迷人。明净的蓝天,光艳的阳光,一切建筑物和松树看上去色彩都那么鲜明、反差明显。我痴痴地想,这是生命中非常明净的一次感受。只有在我活着时去感受这美丽。我知道,我死后这美丽依旧存在。只不知死后的日子我是否还能感受这美丽。我活着。活在我那窄小的屋里。活在我的两台电脑里。活在网上。活在我自己的意识中,没有白天黑夜,也没有春夏秋冬。这是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。我并不以为然。活着。我在我的意识中探讨生命的意义,死亡的终极价值。用文字构筑那些理念。我尤如飘浮在一个飘渺的虚空境界,身体仿佛远离了生或死,毫无敏感。生活在我身边的妻子、女儿,恍惚间离我很远,我不太留意她们的存在和温柔的喧闹,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周六下午同妻女去洗澡。当妻开了澡堂的门呼唤我时,我以为是叫我递什么进去给她。不以为然地走了上(本文共计 2 页)
查看全文
关于我们 CNKI荣誉 版权公告 客服中心 在线咨询 用户交流 用户建议

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京)字008号
© 2022 中国知网(CNKI)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875号
《中国学术期刊(光盘版)》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
KNet平台基础技术由KBASE 10.0提供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