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知网! [ 登录] [注册]
文学博览|诗歌及韵文|小说|散文及杂著|戏剧文学|曲艺|报告文学|民间文学|儿童文学|少数民族文学|美术摄影|音乐舞蹈|工艺美术|表演艺术|综合文艺
数据加载中......
隐喻与同构——论《乡村志》在小说结构、叙事手法上的新变及其意义
曾平 ; 百家评论 2020 年 01 期
贺享雍《乡村志》系列小说中的《盛世小民》《男人档案》和《大城小城》在小说结构和叙事手法上进行了全新的尝试:或者完全打乱时间顺序以时空碎片及第三人称叙事、第二人称叙事穿插曲交替的方式重组主人公心理世界的完整图景;或者以小说、纪实、访谈混搭及第三人称叙事、第一人称叙事交织的方式完成小说人物命运的全息拼贴图;或者以四季之名结构小说的主体部分,不仅成为农耕文明、乡村生活的隐喻,也与小说描写的实际内容形成相互补充又相互解构、相互对峙的紧张关系,大大增强了小说内在的张力。《乡村志》在小说结构与叙事手法上的一系列新变,不仅进一步提升了小说的艺术价值,也极大地丰富了小说的意义层次,并与作品所表现的贺家湾乡民在城市化进程中的情感动荡、心理裂变、命运逆转及身份重建过程形成充满隐喻的同构关系。(本文共计 6 页)
查看全文
关于我们 CNKI荣誉 版权公告 客服中心 在线咨询 用户交流 用户建议

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京)字008号
© 2022 中国知网(CNKI)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875号
《中国学术期刊(光盘版)》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
KNet平台基础技术由KBASE 10.0提供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