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知网! [ 登录] [注册]
文学博览|诗歌及韵文|小说|散文及杂著|戏剧文学|曲艺|报告文学|民间文学|儿童文学|少数民族文学|美术摄影|音乐舞蹈|工艺美术|表演艺术|综合文艺
数据加载中......
词的繁育术与超现实主义——戈麦诗歌方法论之二
西渡 ; 文艺争鸣 2022 年 02 期
<正>戈麦对当代诗歌最重要的贡献体现在他突出创新的能力上。他说:“我痛恨重复。”他不但不允许自己重复以前的大师,也不允许重复自己。在他生命最后的一年半中,他几度改变风格和写法。在他离世前20天,他还告诉桑克:“我要改变写法了。” 每次变换写法的时候,他告诉我:“我并不是写不下去。”用“日日新”来形容他对创新的追求似乎还不够,因为有时一日之内他就尝试用不同的方法写作。在《厌世者》和《铁与砂》时期,他有时一天写四五首。(本文共计 9 页)
查看全文
关于我们 CNKI荣誉 版权公告 客服中心 在线咨询 用户交流 用户建议

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京)字008号
© 2022 中国知网(CNKI)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875号
《中国学术期刊(光盘版)》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
KNet平台基础技术由KBASE 10.0提供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