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知网! [ 登录] [注册]
文学博览|诗歌及韵文|小说|散文及杂著|戏剧文学|曲艺|报告文学|民间文学|儿童文学|少数民族文学|美术摄影|音乐舞蹈|工艺美术|表演艺术|综合文艺
数据加载中......
视角、时态和意趣:《零度诱惑》的三重解读
张立波 ; 粤海风 2021 年 04 期
在《零度诱惑》中,"我"作为视角人物和焦点人物尤嘉霓如影随形,"我"的主体地位决定了尤嘉霓的客体地位,"我"的幕后处境印证了尤嘉霓的在场表现,她始终处于"被看"的处境中,可谓是女性自我物化的必然结局。《零度诱惑》最初似乎是浪漫剧,而后是讽刺剧和悲剧,最终显示为"喜剧"。把《零度诱惑》视作浪漫剧,主要不在于它叙述的是男女之间的情事,而在于情欲背后或之上的理想和目标,它对于诱惑的错综展现具有讽刺剧和悲剧的特性,最终落实的政治和道德正确性则具有"喜剧"的色彩。《零度诱惑》作为表演性文本,穿越了各种文体和风格,叙事的片段性不乏诗意和戏剧色彩,并且,所有的表演都是一种伪装,是对真实事件的复制,是对模仿的模仿。表演还具有行动政治的意味,读者有望借助它质疑现实,实现对现实的超越。(本文共计 10 页)
查看全文
关于我们 CNKI荣誉 版权公告 客服中心 在线咨询 用户交流 用户建议

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京)字008号
© 2021 中国知网(CNKI)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875号
《中国学术期刊(光盘版)》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
KNet平台基础技术由KBASE 10.0提供.